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旅行作家,独立摄影师
《JOURNALS》执行主编

著有
散文小说集《指尖以下,回忆以上》
旅行随笔集《偏偏是旅人》

微博:@月亮先生Mr-Moon
公众号: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邮箱:moonshepherd2001@163.com

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

爱丁堡的冷雨天,其实就适合一头扎到皇家植物园里初建自维多利亚时代的温室花房里。这里收藏了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开始至今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

如何在一座历史建筑里照顾这些植物是个有时抉择艰难的细致活儿。维多利亚时代铺就的暖气管道至今依然可以为那些热带来的植物保持温暖。活动的页窗可以调节温度,或者散去过于潮湿的空气。至于总是疯长的棕榈树,David和他的团队总得决定,是锯掉树顶,还是再次改建玻璃屋顶。

只不过维多利亚时代根本没有考虑过的昆虫防治问题现在也变成了重要工作。化学药剂已经被严格禁止,所以更新的生物防治手段开始大规模地运用,不过效果时好时坏,所以,25岁的植物学家david多了一份“特有意思”的工作:定期猫着腰钻在树丛里捉虫子。

David主要负责照料来自亚洲的植物,这包括一个中东馆,以及半户外半户内的中国植物部分。他曾经多次往返于爱丁堡和云南,研究云贵高原和喜马拉雅山系的植物。至今,这里仍是中国境外保有来自中国的植株最多的植物园。

评论
热度(188)

©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 Powered by LOFTER